近日,黨中央提出要不斷為民營經濟營造更好發展環境,幫助民營經濟解決發展中的困難。近年來,中央和地方出臺了一系列鼓勵扶持中小企業發展的優惠政策,但部分中小企業反映,在一些地方,優惠政策因缺乏配套細則、門檻過高等問題無法真正落地,存在“空轉”現象。接下來和稅安籌小編一起來看看相關的內容文章吧。
  相關“綠色通道”政策推出3年只有個別地方落實
  雷鳴是湖北沙洋縣一家回收秸稈的再生資源加工廠負責人,每年秋天收購季節,他都為運秸稈的高成本發愁。
  雷鳴說:“國家發改委等部門在2015年就明確,各地應出臺方便秸稈運輸的政策措施,提高秸稈運輸效率。生物質燃料行業多數都是中小企業,可是,相關‘綠色通道’政策盼了好多年,目前卻只有個別省份落實到位。”
中小企業為何難以享受地方稅收優惠政策?
  雷鳴給記者算了筆賬:從沙洋運輸一車30噸壓縮秸稈到廣東汕頭,一車秸稈總運費為1.6萬元。高速公路里程在1200公里左右,按每公里收費1.5元保守估算,光高速公路運輸費就要1800元,僅此一項就占運費總成本超過10%。
  還有中小企業反映,一些優惠政策出臺了,但申請不到。重慶一家從事“互聯網+政務”業務的科技企業負責人說,市里一個行政部門提供了18類扶持的項目,企業一一比對后發現,限制條件太多,沒有一項可以享受到。“這個扶持項目原計劃覆蓋300家企業,實際后來享受到的只有80家。”
  此外,中小企業融資難問題仍然突出。審計署2018年第二季度國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實情況跟蹤審計發現,陜西省西安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發行的小微企業增信集合債券資金已發放的委托貸款中,有51.9%共計3.75億元發放給9家大中型企業,未能發揮支持小微企業發展的作用。
  缺配套、門檻高、透明度不高
  中小企業為何難以享受地方稅收優惠政策?
  記者調查發現,造成中小企業優惠政策“空轉”主要有以下幾個原因:
  ——缺乏執行細則或配套措施,造成政策看得見卻“摸不著”。重慶市委統戰部近期調研發現,自2012年以來,重慶市出臺上百個涉企扶持促進政策,但一些民營企業反映獲得感不強,主要是相關優惠政策重制定輕落實。有的政策針對性操作性不強,甚至出現部門之間政策“打架”現象;有的政策僅僅是為了完成上級任務,簡單復制上級文件,缺乏必要的細化執行方案。
  ——政策門檻過高,讓企業“夠不著”。湖北一家生物質燃料企業負責人說,近年來,國家出臺了一些扶持生物質能源產業發展的政策。公司在向當地發改委、環保等部門申請優惠政策或補貼資金時,常被卡在“在當地擁有自有廠房和設備”這條地方制定的附加條件上。企業資金緊張,租用廠房生產,短期很難自建廠房。“就因這個條款,企業投產三年來,除獲得農機部門的3萬元政策補貼外,其余優惠政策都沒能享受到。”
  ——政策透明度不高,企業“看不見”。國家統計局常州調查隊的一項調查顯示,30.8%的企業認為優惠政策宣傳不到位,有些企業不了解可以享受哪些優惠。
  重慶一家科技公司負責人表示,國家各項優惠政策尤其是各地具體操作細則,應通過官網等公共信息平臺進行公開,“但實際操作中,往往需要找熟人才能了解到,一般關系還不告訴你。”
  服務意識亟待加強,把政策藏著掖著是權力思維作祟
  中央近期多次會議強調,各地要提高認識,加強組織保障和監督問責,切實抓好政策落實。必須高度重視中小微企業當前面臨的突出困難,采取精準有效措施大力支持中小微企業發展。
  最近,國務院促進中小企業發展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全國工商聯等將到各地了解基本經濟制度的落實情況和中小微企業的發展情況。
  一些業內人士介紹,中小企業扶持優惠政策摸不到、夠不著、看不見等問題,主要是一些地方對中小企業的服務意識不到位。
  有基層干部坦言,服務好一家大企業和服務好一家中小企業,時間、精力成本差不多,但做好10家中小企業帶來的政績,卻不如服務好一家大型企業帶來的GDP更顯眼。
  此外,“支持中小企業政策藏著掖著,背后還是權力思維在作祟。”有受訪企業負責人說,原本就應公平競爭、平等享受的扶持政策,演變成看企業與相關職能部門關系遠近,再選擇是否告知、是否給予扶持,“就是把公共政策變成部門或個人的權力資源”。
  湖北省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所長葉學平等專家表示,應建立健全中小企業優惠政策落實的長效機制,加強對各地配套方案、門檻設置等情況的督導、檢查,進一步提升政策信息透明度,讓中小企業能夠通過政策釋放活力、得到發展。以上就是稅安籌小編為您帶來的相關內容,如果您還有其他的問題,歡迎來電咨詢我們稅安籌的客服人員,稅安籌,專注于合理籌劃個人、企業、公司、所得稅、增值稅稅務籌劃服務。